听周口店遗址发现一百周年
2019-08-06

    阿特拉斯

    2018年9月,猿人洞重新对公众开放,避难所科学合理(无人机航空摄影,11月16日)。

    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展出的“北京人”的复原图像(摄于11月16日)。摄影:我们的记者罗晓光

    一块骨头开启了“北京人”百年传奇,千年的周口店凝聚了人类文明的过去和现在。

    这里矗立着一座考古研究丰碑,同时也是世界上最丰富、最全面、最系统、最具代表性的古人类遗址之一。

    《北京人》的发现,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的秘密密码,将人类历史从大约10万年前推向前几十万年。

    这是中国第一批世界遗产之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曾经哀叹,如果周口店遗址不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就不会有世界遗产。

    2018年是周口店遗址发现100周年。周口店遗址(猿人洞)的第一个遗址被一个科技的“铠甲”防护棚覆盖,重新向公众开放。洞熊的发现为研究“北京人”的年龄提供了新的证据。

    新华社《每日电讯报》记者走进周口店,触摸历史,感受沧桑,聆听这里的“回声”。

    “北京人”的原始头骨尚未找到:“我们从未放弃寻找。”

    11月,北京的空气很恶劣。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镇位于北京市西南50公里处,是世界许多国家教科书中记载的人类历史遗址,也是海外著名的文化遗址。

    文物博物馆一开馆,一群学生就兴奋地冲了进来,在一位讲师的指导下参观了文物博物馆。

    此时,以太行山为依托,面向华北平原的“风水宝地”就是几万年前、20万至10万年前、早期智人、3万年前人们居住在山顶的洞穴里的地方。

    不远处,经过100多年的考古勘探,已发现27处不同时期的各种化石和文物遗址,出土了200多人类化石,出土了10万多块石头,大量的火文物和数百个动物化石成为世界闻名的宝库。人类化石古人类学、考古学、古生物学、地层学、环境科学和岩溶学。多学科综合研究基地。

    孩子们在化石标本前停下来,对历史故事着迷,不知不觉地用手抚摸着玻璃窗。在那一刻,绵延数十万年的历史似乎触手可及。

    转动星星,让时光倒流一百年。

    1918年,当华北平原结冰时,瑞典地质学家安特森来到周口店。早些时候,他从周口店集谷山的朋友那里得到了一些骨头。他非常激动,于是追踪他们,并很快挖掘出啮齿动物化石。

    安特森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我有预感,人类祖先的遗体就在那里,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到它。”

    几年后,一颗类人猿的牙齿和许多脊椎动物化石被发掘出来。1926年,北京房山周口店一具人类牙齿化石在瑞典实验室修复。消息一宣布,世界就首次轰动一时。

    1929年12月2日,注定要载入史册。裴文,中国考古学家,谁主持发掘,发现第一个“北京人”的头骨在猿人洞(遗址1)。1936年,中国考古学家贾兰坡在周口店发现了三个“北京人”的头骨,这在世界上引起了轰动。

    然而,像当时中国的其他地方一样,周口店也经历了战争的阴霾。

    七七事变爆发了。日本侵略者占领了房山,游击队与侵略者战斗至死。据记载,陇鼓山三名发掘技师被抗日游击队遗忘生命的精神所感动,冒着生命危险为士兵送水和食物,但被日本人意外发现。在严刑拷打之下,这三个人仍然不屈服,咬紧牙关拒绝回答。他们被日本侵略者杀害了。

    1941年,日美关系恶化,“北京人”化石的安全成为关注的焦点。当时,专家们决定护送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去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战后把他们送回中国。然而,随着“珍珠港”事件的爆发,“北京人”的原始头骨化石在转移途中丢失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痕迹,这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可疑案件。

    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展览与保护部主任宋东勇说,颅骨的丢失已成为周口店史上以及古代人类学史上最大的遗憾。但我们从不放弃寻找,只要有1%的希望,还要付出100%的努力。”

    “龙骨精神”因它们而延续,不朽。

    龙沟山猿人洞作为“北京人”的第一个完整的头骨化石,是周口店遗址发掘和保护的重点区域。

    猿人洞有十几层,每层相距数万年至数十万年。虽然层之间的距离小于两米,但是层之间的探索常常足以耗费考古学家几十年的时间。

    近百年来,无数考古学家的汗水永远洒在龙骨山上。发掘、开发和保护的历史,蕴含着一代代流传下来的“龙骨精神”。

    中国考古学家裴文和贾兰坡是周口店遗址发掘和保护工作的见证人和见证人。

    裴文毕生致力于《北京人》史的研究。裴文在战争中失踪后,从没放弃过寻找第一个“北京人”头骨化石的努力。

    抗日战争期间,为了追查骷髅的下落,日本人逮捕了裴文,并拷打裴文逼供。裴文维护了国家完整,从未透露过任何颅骨细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Pei Wen在香港等地发表了许多有关报纸头骨搜索的公告。30多年后,当裴文看到搜寻毫无收获时,他组织人们再次挖掘周口店龙沟山区,并毕生致力于寻找人类的“失忆”。

    贾兰坡,另一个亲自挖掘“北京人”头骨的人。贾兰坡初到周口店时,中国的古人类学和古脊椎学才刚刚起步。中国甚至没有一本关于哺乳动物的教科书。1885年,一本借来的书《哺乳动物骨骼概论》出版,成为大家的珍宝。

    贾兰坡读书很辛苦,开始每天只读半页或一页。他的英语背景不是很好,加上书中有太多的特殊名词,一些词典还没有,所以他在阅读时不得不查阅。

    在学习解剖学的时候,他经常把手腕的骨头放在口袋里。他自由时摸着它,分辨出它是哪根骨头,当他猜对了就把它放在口袋的另一边。最后,可以分辨出哪块骨头是左撇子和哪块是右撇子。

    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新志与周口店关系密切。20世纪50年代,贾兰坡先生负责第一遗址的发掘工作,吴新志还是一名研究生。老一代考古学家的科学精神已经传承下来。吴新志始终站在考古学的前沿,从拿着锤子到硬质沉积物上的“射孔射炮”,到领导周口店人与古人综合研究的组织。

    吴新志说,科学工作必须具有科学精神,不迷信前人,敢于创新,敢于怀疑,敢于实事求是。

    周口店龙骨山自然条件艰苦,历代考古学家通过不懈地追求知识和真理,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科学成就,这并非一种“龙骨精神”。

    今天,贾兰坡被埋在周口店文物博物馆后面,距离他1936年11天内发现三个“北京人”头骨的地方只有200米。他的同事裴文也葬在那里。

    四周绿松柏环绕,可以看到龙骨山的山顶,龙骨精神,因为它们不朽,延续下去。

    从“暴风雪侵蚀”到“科学保护”的步伐更快。

    改革开放后,中国根据全国政协几位委员的建议,开辟了申请废墟的道路。然而,当中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第一份世界文化遗产申报表时,它被拒绝了。

    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博物馆馆长董翠萍说,联合国指定周口店为申请地,这一消息已经传到中国,中国已经敦促ty添加了声明文本。

    当时,我们手写了七张格子纸,阐明了组织结构、地理位置、价值和保护措施,并增加了1:1万地形图。董翠萍清楚地记得,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投票通过周口店遗址,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周口店遗址虽然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但由于经济发展水平和文化保护意识的落后,在本世纪初以前并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

    2002年,参考资料转载了《日落黄沙周口店》,反映了周口店遗址管理与保护中存在的问题,成为周口店遗址发展的转折点。

    此后,北京市人民政府和中国科学院签署了市科学院共同建设周口店遗址的协议。北京市政府负责场地保护范围内和施工控制区内的保护、建设、管理和科普工作,中国科学院负责科学研究。

    “通过市级学院的联合建设,政府和科研机构可以履行各自的职能。科研院所致力于搞好科学研究。北京为改善周边环境、实施大规模绿化、关闭大量小型煤窑、整治河流作出了巨大努力。张双全,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副研究员,十多年前来到周口店工作。他觉得周口店里的变化是惊天动地的。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北京是世界著名的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名片。继承和保护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首都的职责。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多次强调要加强文物的保护和利用,加强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增强文化自信心。周口店遗址由“雪蚀”向“科学保护”的步伐加快。

    为了有效保护猿人洞,实现世界文化遗产“真实、完整、代代相传、可持续利用”的保护原则,猿人洞建成了面积3700多平方米的保护棚,并于2018年9月重新对外开放。

    今天,从遗址博物馆到龙沟山,大跨度弧形壳体钢结构全面覆盖了遗址。它不仅实现了保护,而且不发出噪音。防护棚采用成熟的屋顶绿化形式,屋顶绿化整体,与自然协调,与环境融为一体。

    进入保护工程内部,我们具有充分的科技意识。825“树叶”嵌入屋顶,不仅为猿人洞穴遮风避雨,还配有种植槽、自动灌溉技术,保证植被健康生长…

    近年来,周口店遗址洞穴熊化石的研究取得了一些进展,并鉴定和确认了几个洞穴熊标本。以前,大多数学者认为洞熊只生活在欧洲,而中国从来没有明确的洞熊记录。本研究拓宽了人们对洞穴熊分布的认识,并对“北京人”的生存时代提出了新的见解。

    周口店之谜:还有很多问题有待回答。

    周口店科研工作远未结束。

    “北京人是一个成熟的猎人吗?”这个动物在猿人洞里的遗骸是北京人自己狩猎的结果,还是其他食肉动物的遗骸的集合?”张双全说,有许多问题等待回答。

    《关于加强2018年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文物承载着灿烂的文明,传承着历史文化,保持着民族精神,是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宝贵财富,是有利的资源。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是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凝聚建设中国梦的强大力量的深层滋养。文物保护对当今时代大有裨益。

    如今,周口店遗址的文物保护正在和文化产业相结合。走进猿人洞,墙上全是裸眼3D图像,“北京人”在洞口生动地点燃了篝火。周口店文化博物馆还制作了《龙骨山探险》、《北京人》、《山顶洞人》等4D动画片。

    林建京,周口店镇的当地村民,过去在农业上工作。新博物馆建成后,她成为第一批清洁工,也就是“业余评论员”。

    林建京笑着说:“我每天一边工作一边在博物馆里听科普广播,我自己也知道一些基础知识。”

    周口店遗址的保护给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据了解,预计到2020年,从周口店地区,轨道交通可以直接运往北京市中心。

    “北京人”也成为中国的文化象征,走出国门,与世界分享人类的共同记忆。2018年3月,“北京人走进马来西亚”展览在马来西亚国家博物馆开幕。周口店博物馆与法国、印尼、西班牙等国家的科研机构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派出代表交流学习,交流展览,相互学习。

    周口店遗址:中国文物保护与发展转型与发展的缩影

    触摸历史文物也许是冷酷的,但是感受历史的发展和探索历史语境却总是一团熊熊烈火。

    从瑞典地质学家安森,到中国古人类学家裴文和嘉兰坡,再到新一代的挖掘机和保护者,他们日夜与遗址一起工作,利用先进技术来保护遗址。他们毕生致力于写出全人类都值得的历史答案。

    从战争中失去宝藏到和平时期致力于科学研究,从黄沙泛滥保护的“失败”到绿色山水科学的“政策”,从简单的封闭管理保护到世界的开放与共享……周口店遗址是中国文物保护与发展转型和成长的缩影。

    在《北京周口店人类起源考古遗址保护与展览共识》中,记者发现,探索和理解人类起源与社会的进化路径,对于我们认识地球上人类生活、行为和经验的多样性和共性,具有重要意义。

    “发掘和保护人类遗址的意义在于一方面帮助人们树立辩证的唯物主义世界观和历史观,满足每个人对遗址起源的好奇心。”吴新志认为。

    纵观人类发展史,周口店遗址并不是人类记忆的“唯一来源”。人类不断地问“我们来自哪里”,同时也在探索“我们要去哪里”。

    不断推进人文遗址的保护和开发,体现了人类对历史、科学、生活的尊重。

    周口店是近百年来最好的例子。(记者李德新,山墙明,张妙,孙琪)

    一

    [纠错]

    负责任的编辑:

    殷石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