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花1500多亿,让3700万孩子比5年前同龄人高了2厘米
2019-08-06

[摘要]截至2018年,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已走过了7年多的历程。教育部今年6月对实施进展情况进行介绍,目前,中央财政累计已安排营养改善计划经费达1248亿元;另外,中央还专门投入了300亿用于学校食堂建设。有29个省(区、市)的1631个县、3700万学生从中受益。

一顿3、4块钱的饭,很多东部地区的孩子可能无法想象其宝贵,但在中西部很多偏远贫困地区,在营养餐实施之前很多孩子经常是饿着肚子上课,无法达到一日三餐,很多学生食用的饭菜是黄豆蒸饭、盐拌饭。

因为每天在微博晒学生营养餐账单,微博@德昌县麻栗乡一干海学校 、@文山州麻栗坡县天保镇帐蓬小学 、@湖北省鹤峰县潼泉小学突然“走红”,获得网友无数点赞。

9月26日德昌县麻栗乡一干海学校微博公示营养餐账单。

以德昌县麻栗乡一干海学校微博为例,从2012年12月13日起,截至到9月26日,6年时间发了2533条,每天坚持公示学生营养餐费用支出。目前该校的学前班学生和教师餐费、厨师的费用由免费午餐基金会提供;小学生的餐费由国家营养改善计划提供。每天中午,学校都会准备一荤两素。

据媒体报道,这些微博每天公示都是公益项目“免费午餐”对获捐学校的要求,上述三所学校就是按此要求做的。公益项目和国家政府计划相结合,为很多偏远地区的农村学生提供了免费餐。

但这一举措的实施经历过一段自下而上的努力过程。

撤点并校加重的营养危机

自2001年左右,为了整合优化教育资源,乡村小学普遍面临着“撤点并校”的问题。据教育部统计资料显示,1997年全国农村小学数为51万余所,而到2009年减少到23万余所。

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学者刘善槐曾对东中西部6省份700小学生进行调查,学校撤并以后,有58.86%的学生上学距离变远,平均变远了9.19公里。一些学生不得不选择寄宿,此项调查显示,住宿生的平均年花费为1157.38元,成为农村家庭的额外开支。上学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让一些偏远地区的学生吃饭成为了难题。

云南鲁甸8岁的小学生王福满步行1个小时山路上学后一头冰花

本来中西部地区农村家庭经济条件就较差,再叠加农村基础教育布局结构的变革,对中西部农村少年儿童的营养状况产生了很大的挑战。

一些地方和民间公益组织开始尝试为农村学生改善营养状况,例如陕西的“蛋奶工程”、重庆的“中小学生营养促进工程”、“春苗营养计划”、“免费午餐”等。

从2011年秋季学期起,改善农村学生营养上升到了国家层面,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以下简称“营养改善计划”)开始启动实施,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699个县的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开始每天得到中央财政3元钱的膳食补助。

2014年11月,中央财政又将补助标准从每生每天3元提高到4元,寄宿生加上“一补”后达到每天8-9元。同时,中央财政对开展地方试点的省份按照不高于国家试点标准的50%给予奖励性补助,营养改善计划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实现了对国家扶贫开发县的全覆盖。

根据教育部公布的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县名单显示,营养改善计划试点最多的是四川、西藏、云南、陕西、贵州等西部偏远地区,这些地区本身地区经济有薄弱,地理环境恶劣,学生上学更不易。地方财政实施学生营养改善行动的能力也有限,更多的依靠国家财政支持计划实施。

截至2018年,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已走过了7年多的历程。教育部今年6月对实施进展情况进行介绍,目前,中央财政累计已安排营养改善计划经费达1248亿元;另外,中央还专门投入了300亿用于学校食堂建设。有29个省(区、市)的1631个县、3700万学生从中受益。

每天4元钱改变的学生身高

一顿3、4块钱的饭,很多东部地区的孩子可能无法想象其宝贵,但在中西部很多偏远贫困地区,在营养餐实施之前很多孩子经常是饿着肚子上课,无法达到一日三餐,很多学生食用的饭菜是黄豆蒸饭、盐拌饭。

营养餐实施之后基本解决了这些学生挨饿的局面,学生不用再饿着肚子上课。能看到的效果是实施此项计划地区的学生身体指标的变化。根据中国疾病控制中心营养所王婷婷等对50个营养改善计划实施地区重点监测县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2年-2014年三年间学生贫血率下降幅度为5.52个百分点,下降速度为32.72%。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第三方大数据监测与评估显示,对62个实施计划县的192万名学生(7-15周岁每个年龄段的样本量约为20万)的监测数据显示,2012至2016年,每年7岁新入学学生的身高无明显差别,而受益于营养改善计划的8-12岁各年龄段学生身高均有增长。

今年的教育部计划实施情况介绍会上报告,2017年,营养改善计划试点地区的男、女学生各年龄段的平均身高比2012年高了1.9厘米和2厘米,平均体重多1.3千克和1.4千克。学生营养不良的问题得到了缓解,从2013年的19%下降到16%。

很显然,计划的实施使学生生长发育得到了有效保障,身体素质得到了明显提升。

营养餐不营养?问题时有发生

但营养改善计划实施的过程中,问题也是重重。中国发展基金会用中国营养学会制定的营养推荐标准(包括能量、蛋白质、脂肪三种主要营养元素和钙、铁、钠、锌、维生素A、维生素B1、维生素B2、维生素C等八种微量元素的推荐量),2017年5月对13省100县的营养餐进行监测显示,满足三种主要营养元素和两种微量元素推荐量即为营养基本达标,有52%的学校营养餐能达到国家推荐标准。

一些地方的营养餐实施,只管学生饱不管学生“好”。这个“好”既包括营养均衡,也包括安全卫生。

教育部年度《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专项督导报告》,在近三年的“存在问题”总结中,几乎每年都有涉及学校食堂管理问题、资金问题的内容。

另一份同样来自教育部的年度报告《关于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情况的报告》,2015年曾通报了河南省郸城县、湖南省邵阳县、湖北省房县套取、挤占、挪用中央专项资金的情况;甘肃灵台县西屯镇新民小学、云南省师宗县大舍中学的营养餐疑似食物中毒症状事件。

近期微博热传的河南周口商水县谭庄镇大曹小学“学生营养餐半碗素面”视频;以及9月6日,教育部网站发布的《关于加强学生营养改善计划食品安全工作的紧急通知》中提到江西万安、河南洛阳、西藏双湖等地发生学校食品安全事故,典型反映了营养餐实施过程中长期存在的两大安全问题——食品安全和资金安全,需要长期关注。